首页 > 业绩展示 > 国内业绩
中科院合肥核所集体离职事件两大诱因:歌颂领导心累 改革引争议_火狐体育

2021-04-21 

本文摘要:超强90人辞职风波依然充满著疑点。

超强90人辞职风波依然充满著疑点。7月17日,中科院党组研究要求正式成立专项工作组,7月19日,工作组已到达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开展调查工作。  7月21日,中科院网站再度公布消息称之为,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征询中科院有关情况汇报,并拒绝国务院办公厅、科技部、中科院等单位正式成立专项工作组,近日回国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就其辖下研究所职工辞职事件进行了解调研。

  多位合肥院员工向《财经》记者证实,6月15日,90余名科研人员集体辞职,皆来自合肥院辖下的核能安全性技术研究所(下称“核所”)。  中科院是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

合肥院是中科院所属仅次于的综合性科研机构之一,核所是合肥院辖下研究所。  核所官网表明,吴宜灿是核能安全性技术研究所所长,负责管理研究所战略规划工作。2019年11月22日,中国科学院月发布2019年院士中央委员结果,吴宜灿研究员被选为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一位辞职的核所人员告诉他《财经》记者,当天的辞职人数是92人。但这个数字未获得合肥院官方证实。该辞职员工向《财经》记者透漏,此次辞职的大部分人,之后可能会入职中科凤麟。

公开发表资料表明,中科凤麟与核所所长吴宜灿密切关联。  中科凤麟是一家核系统研发及技术产业转化成公司,此前多家媒体报道都提及,吴宜灿是中科凤麟的创始人。在各类公司信息查找平台上,吴宜灿没科研或核能技术涉及公司记录。

  企苏利亚数据表明,取名为“中科凤麟”的公司有12家,在安徽的有9家,8家的法人代表都是胡菊萍,另外一家是宋挽救。其中一家取名为中科凤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有两位,分别是胡菊萍与高芳,各持有人50%的股份,这家公司也是另外5家公司的投资方。  前述辞职员工向《财经》记者回应,胡菊萍和高芳皆为核所员工。回应,《财经》企图向核所方面查证,累计新闻报道未予正面对此。

  与集体请辞闹得沸沸扬扬有所不同,有一些变化是在悄悄展开的。图:中科凤麟官网变化  在过去两天时间里,中科凤麟官网做到了大幅的改动。

网站首页最醒目的方位,是6条图片信息。就在两天前,其中两条都是吴宜灿涉及,分别是第一条的“吴宜灿研究员被选为科学院院士”与第三条的“吴宜灿研究员被选为国际核能院(INEA)院士”。  首页最下方的“媒体跟踪”栏目,曾多次的头条是吴宜灿拒绝接受安徽卫视的专访,也被移除。

  中科凤麟2019年9月公布的聘用信息表明,该公司主要是“以中国科学院核能安全性技术研究所为核心”,现在的官网讲解中,这句话早已被移除。《财经》记者多次约见这条聘用信息下方留给联系方式的“陈老师”,皆正处于无人电话状态。

  种种迹象指出,这家公司正在淡化一切与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安全所、吴宜灿的关联关系。《财经》记者在近一周时间内持续电话吴宜灿的手机号和官网发布的座机号,一直无人电话。

  吴宜灿和这次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安全所集体辞职事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在过往一些公开发表信息中,吴宜灿特别强调了他对人才培养的推崇,今年1月,吴宜灿拒绝接受《中国科学报》(由中科院主管)专访时提及,过往取得的多项大奖中,令其他印象最深刻印象的是“中科院研究生院杰出导师奖”,“看见一大批杰出的年轻人在核所茁壮一起,是最让我高兴的一件事。”  集体辞职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次研究人员集体辞职之所以变得不奇怪,有其原因。合肥院在职人员称之为,在研究院,一般来说的辞职流程很长,但是核所当天的辞职申请人,当天就批下来了。

  导火索是6月15日再次发生在中国科学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核安全所的“安保事件”。  该合肥院人士向《财经》记者回想,6月15日,合肥院来拆毁核所形同虚设,在场的有警员、保安和院里最少5个处处长,有工作人员用手执录像机记录。

  忽然替换安保团队,引发了部分核所工作人员的情绪声浪,有部分研究人员在现场与拆毁安保团队构成了冲突。  上述合肥院人士说道,合肥院仍然以来各所安保皆由自己负责管理,核所也是独立国家配有安保团队。他说道,之所以如此,主要是核所领导层指出,所内有不少涉密的文件资料,安保还牵涉到内部网络问题。

  不过,7月16日,合肥院涉及人士向《财经》记者对此称之为,核所安保工作仍然都是由院里统一管理。  合肥院坐落于合肥市蜀山区科学岛,科学岛并不是一个岛,而是伸延至蜀山湖(董铺水库)的一个半岛。  冲突仍然持续到半夜,期间有女生被引了一下,引起更进一步的对付。

  上述合肥院人士说道,冲突升级后,一些研究人员情绪兴奋,有人明确提出要请辞,旋即有人号召。院方态度强硬,当面要求马上让13个处处长都搬核所来办公,当场批准后请辞。  他分析,院方打算这么充份,解释这是提早策划的,不是临时要求。

  有其他研究所的人士提及,他们所在的研究所,也更换了安保,但并没核所的反应这么反感,长时间展开的,没警员也没有人视频。  涉及人士向《财经》记者特别强调,他指出此次核所集体辞职事件只是长时间的人员流动,不不存在集体请辞的情况,他说道,核所创建很多年了,这几年下面又分设了十多个研究团队,原本核所里的很多人都去各个研究团队了,并不是人员萎缩。  外界对这次事件的一个疑点是,为什么替换安保系统,需要让体制内的研究人员当面辞职,退出平稳的工作?  多位核所涉及人士向《财经》记者回应,安保事件冲突只是一次“借题发挥”,性刺激大家辞职的主要原因有可能有两个,一个是核所所长吴宜灿。

另一个最重要原因是自5月起就开始发动的院内改革。  吴宜灿是一部分核所员工“借机辞职”的一个原因。  一位在此前早已辞职的核所员工向《财经》记者回应,吴宜灿的管理风格十分强势,他还工商管理时,核所里有两种文化,“加班费文化”与“排球文化”。

每个月所里不会统计资料每个人的加班费情况,即使没事做到,也要熬到九十点才能上班。  吴宜灿讨厌打排球,核所里有相同的排球比赛,“大家经常的组织训练。”他不讨厌打排球,但是仍然无法拒绝接受。  更加令其他难以忍受的,是要打算每年元旦晚会的节目,邻近元旦那两个月,完全所有的时间精力都要花上在打算节目上,要有一些赞颂、称赞吴宜灿的环节,最后还有庆典,还要谈礼物的意义。

每个部门都花上很多精力去打算这件事情。“我实在尤其困惑,尤其累官。

火狐体育

”  他向《财经》记者特别强调,近几年核所辞职比例仍然很高,辞职原因多为受不了所内的氛围。”  5月开始发动的院内改革是另一部分人辞职的原因。  合肥院官网表明,今年5月6日,合肥院开会职能处室和承托部门负责人宣告不会。

会上,院长刘建国认为,为了更进一步对标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用制度保驾护航科技创新,为科研人员“减负”,研究院发售一系列改革措施。  这些措施还包括但不仅仅限于:营造新时期科学岛创意文化、实施扁平化管理、优化学科布局、统合成果移往转化成平台、强化科教融合力度、深化国际合作。  一位合肥院人士向《财经》记者说明,改革措施中的“扁平化管理”,引起了所与院的对立。

“以前各所所长可以必要支配课题资金,现在有的所所长一年不能批500万元,剩下的都必须院里表示同意。”  他指出扁平化管理本是好事,但由于去除了一些行政管理岗位,科研人员被迫开销起做到文稿、做到PPT的工作,无形中减少了工作开销。  此外,改革还中止了三级课题,“本来三级课题是给新人历练的,但是现在很多刚来的硕士、博士就没历练的机会了。”  此次改革后,合肥院将实行的PI制度(Principal Investigator,学术带头人制度)也在部分科研人员中引起了争议。

一位合肥院科研人员说明道,这意味著“将由几百名行政人员必要管理几千名研究方向各异的科研人员”。  在她的解读中,PI制抛弃了科学岛团结一致干大工程的优势,结果将是几百个课题组各自为政。“现在的科研不是纯粹的基础研究、一个人一支笔就做一起了,必需要子集大家的力量才可以。

”  一位合肥院在职人员则向《财经》记者透漏,“目前改革实行阻力相当大,6月,院内就因此闹得沸沸扬扬,改革结果目前还不由此可知,而且我至今没有看见改革涉及的红头文件。”  近几年,中科院内部仍然在实行改革,改革的重点是加快科研成果的转化成,引进市场化投融资机制以及人才引入、培育机制等。  合肥院分设的另一个研究所研究人员向《财经》记者透漏,好比核所,今年5月至今,他所在的研究所有多名博士、硕士辞职,“如果再行算上其他研究所,包括项目聘请和人才派出,牵涉到人数还不会更加多。”  另一名研究人员也提及,他所在的研究所近期也相继有人辞职,但明确辞职人数并不确切,“很多人是默默地回头的,不像核所是集中于愈演愈烈请辞。

”  合肥院等离子体所副所长徐国丰驳斥了这样的信息,他告诉他《财经》记者,等离子体所在最近2个月内,没一名员工辞职。  改革力度如何恰到好处?  《财经》记者了解到,辞职的科研人员有的去高校教学,有的自寻门路、另谋高就,也有人抱团创业。

  一位核所人士透漏,还有一部分辞职人员可能会入职中科凤麟,“吴所长之前在所里提到,大家想要想买房买车,想要的话到我的公司来,大家一起来赚。但目前还没有办入职申请,现在风声太紧。”  《财经》记者没取得将要转入中科凤麟公司辞职人数的清楚信息。  安保事件再次发生后两天,6月17日下午,核所开会了2020年中工作进展不会。

合肥院官网表明,所长吴宜灿在会上特别强调,核所作为合肥院的一员,将之后忠诚反对研究院新形势下各项改革,拒绝全体科研人员维持科学理性,不抹黑、责备谣、不传谣,希望仅有所人员心无旁骛,之后在科研一线作好本职工作,作出成绩。  集体辞职事件此时被置放风口浪尖之上,《财经》记者需要联系上的核所工商管理工作人员广泛不愿多特分析评论。  一位依然工商管理的核所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回应,并非集体请辞,是部门间优化调整。但他并未向《财经》记者之后说明优化调整的具体情况。

  另外两位依然工商管理的研究人员提及,自己只是专心做到研究,不理解这些事。在被问及目前的工作情况时,皆回应不拒绝接受媒体专访。  合肥院综合处电话一直无人电话,监察审核室的工作人员获取了合肥院媒体筹办的电话,但也无人电话。

  一位在合肥的科大讯飞员工,听闻合肥院辞职风波后,告知在合肥院工作的朋友,否因为收益问题自由选择辞职,获得的恢复是,早已没有心思关心收益了,因为没项目可做到。  近年来,高校研究院的科研人员“投奔”沦为热门话题,科技公司大大发展壮大,科技创业热潮蓬勃发展,不少高校研究人员被科技公司重金“挤到”,或自由选择出来创业。  一位早已离开了中科院创业的技术专家告诉他《财经》记者,这几年高校研究院的人员萎缩情况显然不存在,主要是因为研究院的福利待遇很多时候还不如高校教师,“前几年技术热,科技公司得出很高的待遇,技术专家出来创业还能获得地方政府的补贴,融资也更加有优势。

”  这位技术专家提及,中科院的科研体系具有行政性质,科研项目都是各级机关分配资金,这样的政策对于高效管理研究资金只不过有益处,但到了明确继续执行阶段,层层分配之后,动作更容易走形。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好的项目拿将近钱,一些擅长于处置关系的项目负责人能获得钱。”  拆分研究所,成立辖下的研究团队,在中科院内部早已很少见。这个政策的出发点是好,可以强化对细分科研方向的专注力。

但也有身在其中的研究人员对这样的政策有抵触情绪,拒绝接受《财经》记者专访的中科院人士指出,这“更容易构成支离破碎的科研架构,造成科研无法探讨构成突破,一些研究人员不会因此丧失成就感。”  引起基础科研人员情绪的还有一个最重要原因,有拒绝接受《财经》记者专访的中科院人士提及,科研单位内部更容易构成“小圈子”文化。一位中科院深圳先进设备技术研究院前研究人员告诉他《财经》记者,这是由于特定研究领域的圈子较小,且圈内交流紧密。  “各个圈子都想要拥立山头,但一个研究人员从研究所下到研究团队,意味著你的晋升路径可能会变宽,科研的黄金时期很短,耽搁了几年更加无以晋升,连带影响薪酬福利。

”  鉴于以上因素,不少人自由选择到商业公司自设的研究院去继续做研究。近年来,大型公司和头部创业公司自辟研究院早已沦为主流,“因为企业找到,必要与高校研究院合作的效果并不理想,还不如自辟研究院来做到。”前述中科院专家提及。  这条道路只不过并没想象中的好回头。

科技公司都将焦点移往到商业化上,高价聘用技术专家的现象逐步增加,一级市场也早已转入资本寒冬期,融资案例和金额都比往年有大幅度上升。  而且,专业科研院所和商业公司研究院的研究方向及深度有所不同。一般来说来说来,专业科研院所的研究方向更加多偏向基础科学研究,基础科学研究与技术商业化落地之间有不少距离,中国商业公司研究院的主流研究方向,更好是填补中间层,通俗地说道,是基于专业科研院所的基础研究成果,更进一步研究技术的可应用性和商业落地有可能。  对于个人来说,这两种研究方向并不尽相同;对于国家来说,基础科学研究是技术产业化之基,没强健的基础科学研究地基,长年如此,技术商业化的进程既动荡,也不悦。

  有关专家回应,中科院等大型国家级研究院是中国基础科研的中坚力量,高质平稳的研究队伍是确保专业科研院所持续生产量基础科研成果,强健中国基础科研实力的重中之中。为此,确保专业科研院所研究人才队伍的平稳和成长性十分最重要,不容极强。


本文关键词:火狐体育,火狐体育官方网站

本文来源:火狐体育-www.aliaskim.com

  • 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产品中心| 业绩展示| 联系我们|
  • Add:湖北省黄冈市八步区海标大楼54号

    Tel:091-657550755

    鄂ICP备84661300号-8 | Copyright © 火狐体育 - 火狐体育官方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